SCOI2018游记

「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

        

ペインイレイサー

初音ミク
feat. 鏡音リン、鏡音レン、巡音ルカ、KAITO、MEIKO

「僕の最後を看取るのは君しかいない
明日もきっと逢いたくて仕方ない
いや いや いや いや
まだ消えたくないや」

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
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

「どうやら僕の遺伝子は
この代で仕舞いみたいで辛い
パパママごめんね変で
どうせ現世なんて不安定花道」

「鶴は千年 僕は何年」

「いいよね君は悩みないし
バグっても別途しれっとリセット
誰より泣き虫同士
なし崩し愛し抜いた証」

「亀は万年 君は何年」

「僕の居ない世界で
君は何を思うの
どうか覚えてますように

たとえば フォルダの奥底に
たとえば 絵画の切れ端に
隠した願いが見つかったら
笑ってくれるかな────」

もう やめ もう やめ

一人じゃ耐えきれそうもない
ねぇ取っ払ってペインイレイサー

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
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

「末代までの恥、が僕
ご先祖なんぞ知らん存ぜん
ただ自分らしく在りたいの
ホントほんの少しの本能」

「鶴は千年 僕は何年」
「亀は万年 君は何年」

「僕の居ない世界で
君は何を歌うの
こんな歌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たとえば 桜の花弁に
たとえば 夜空の向日葵に
託した憂いが季節を訪ね
咲いてくれるかな────」

もう やめ もう やめ

一人じゃ歌えるはずない
ねぇやっぱ待ってペインイレイサー

(心は置き去りのまま)
(頭を初期化したのは)
(心は置き去りのまま)
(頭を初期化したのは)

君の最後を看取ったその後に
明日はきっともう訪れはしない
いや いや いや いや
まだ消したくないや

たとえば 最初の口付けを
たとえば 最初の花束を
たとえば……
たとえば……
たとえばで君が溢れてばっか

もう やめ もう やめ

一人じゃ耐えきれそうもない
ねぇ取っ払ってペインイレイサー

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
How long will I be with you

ペインイレイサー

考省选期间一直在听这首歌。

怎么说呢。

我还能再这样苟多久呢?

还能在小机房再呆多久呢?

我不知道。

反正就这样混吧。

尽量混到明年省选,这样还能再混一年。

省选游记

Day0

上午在 UESTC 举办的一个骗钱活动那里考了一次省选模拟,考的稀烂,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其实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就是做不来。

当时旁边坐的是 wxh 爸爸,看他 9 点来 10:30 就敲完了,11:30 的时候电脑蓝屏了,12:00 又重新敲了一遍。。。

下午回到 CW,本来说复习一下一些板子,结果就只敲了一遍 FFT,然后就和 YZ 在 LOL 开黑。

哇我真的是菜的一批,可能我不是很适合这种复杂的游戏。【真的是被爆锤,还好 YZ 和他的同学能 C。

信竞学不走,电竞菜成狗。真的觉得自己呆在小机房有点没脸没皮,没资格拥有一席之地。

晚上回寝室后蹭 CZM 的热点下了个魔法少女site看。【感觉自己正在越来越黑深残。

Day1

早上 6:10 起床,有点困。其实还是挺紧张的,路上一直在听歌,想缓解一下情绪。

最开始是在听逆浪千秋,然后学着杨爷爷听了一遍九九八十一。

不得不说每年的拜年祭曲还是很棒的。

顺便打个广告:我和 CX 合作的逆浪千秋

然后听了听我女神的六兆年。

IA 最高!

然后是妹狗狗填的说好的 OI 呢。

都懂得 不去说 总会有 失败者

算是一位被竞赛筛下来的退役选手的自述吧,填得很棒,说不定 YZ 去学文科会比现在混得好。

填的是周杰伦的说好的幸福呢。

这个时候突然随机到了 paineraser。

「まだ消えたくないや」

一下子把我戳爆了。

真的巨伤。

我还不想离开 OI 啊。

但是我太菜了。

电子竞技,菜即原罪。

OI,也是某种意义上的电竞。

这里没有人会关心失败者,只有胜者才有资格获得资源,弱者只能在默默付出后默默离去。

比如今年七中有位省队一本大爷卡线出队。

比如 YZ Day1 100 就进队了。

比如高一的 CZM 小朋友如果 Noip2017 400 就进队了。

所以这个东西真的就是这样,失败者是没有资格留下任何东西的。


扯了那么多,来讲一下我的考试过程吧。

看到题后一样就能发现 T1 肯定是树剖,但是想了一会没想出来怎么维护,于是就敲了个暴力去看 T2。

T2 就是简单的运用二次剩余求解模意义下的一元二次方程,和一个树上的计数问题,直接启发式就行。不过据说卡了慢速乘,我反正是只得了 10 分。。。

当然我写的也并不是正解,那个二次方程的 $\delta$ 是可以提出来单独算的,我还每次重新算了一遍。

T3 看了一下题面,发现连暴力都不会,就又去怼了一会 T1 没怼出来。

然后我就去扫雷了。

还是挺强的,我的高级记录从 3 分多降到了 175s,一个巨大的突破。

回来的路上问了 HPL T1,就是一道树剖重链挂轻链的套路题,只是我没想到可以用 dis 来求路径的权。。。

下午拿到成绩,T1 倒是比预期多骗了 15 分,但是 T2 只有 10 分。HPL 已经优化过的程序也只有 10 分,Yonda 据说是特判了,有 30 分。

mgg 挺惨的。不知道可以用 map 来合并,写了个主席树来维护。Day1 只有 5 分。

HPL A 了 T1,一共有 140,暂时 rk8。

于是心态就崩了,下午和 YZ 在开黑,刷新了对自己下限的认识。

晚上回寝把魔法少女site补完了。才到 12:00 就困得不行,直接睡了。

Day2

一路上单曲循环 paineraser 来到考场。

已经有点放飞自我了。

T1 线段树,可惜我不会。

T2 计算几何,也许加 DP,可惜我不会。

T3 更高级的线段树,可惜我不会。

连暴力都敲挂了。

然后就爆零了。

恭喜自己成为全场最菜。

可能我不是很适合搞 OI 吧。

其实这都还好,真正让我心态爆炸的是我回忆起了去年我来省选打酱油的记忆。

Day1 在有 100 分的失误的情况下有 30 分,Day2 估计至少有 30 吧。

也就是说我去年的分比今年还高。

而且我去年的做题时间和今年差不多,开始扫雷的时间也差不多。

也就是说我这一年什么都没学到,一点进步都没有,甚至还有退步。

这样还搞什么。

明年省选怕不是直接被初三小朋友们暴打,指不定 Noip 就直接退役了。

我现在是真的有点想退役了,反正这样搞也没什么用。

自我总结

一个字,菜。

没什么好说的了。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要这样混下去,混在小机房,享受自己不该有的待遇,能混多久是多久。

也许这也就是我的生存方式了吧。

混个一般的大学,混个一般的工作,混个一般的家庭,就这样混完一生。

说不定这样还不错?

能没有压力的活着真好。

HPL 进队有清华一本之后就说自己现在可以没有压力地学习了。

谁不想这样呢?但是我 Noip 就爆炸了,没去成 thuwc,然后省选又爆炸。

没有办法,谁让我是真的菜呢。

知らない 知らない 僕は何も知らない
これからのことも君の名も
今は今はこれでいいんだと
ただ本当に本当に本当に本当に思うんだ

谱得战歌一曲荡气回肠
屹立东方

浮世千寻沫
冲荡了我的轮廓

どやって この世界を愛せるかな

How long with I be with you?